旅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美国芝加哥交易所集团(CME)

发布日期:2021-07-21 23:30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 Inc) 全球最大的衍生商品交易市场。

  成立于1848年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hicago Board of Trade - CBOT)是一个具有领导地位的期货与期权交易所。通过交易所的公开喊价和电子交易系统,超过3600个CBOT会员交易50种不同的期货与期权产品。在2003年,交易所成交量达到创纪录的4.54亿张合约。

  在交易所早期,CBOT仅交易农产品,如玉米、小麦、燕麦和大豆。交易所的期货合约经过多年的发展演变现包括非保存性农产品和非农产品,如黄金和白银。CBOT第一种金融期货合约于1975年10月推出,该合约为基于政府全国抵押协会抵押担保证券的期货合约。随着第一种金融期货合约的推出,期货交易逐渐被引进到多种不同的金融工具,其中包括美国国库中长期债券、股价指数和利率互换等。另一个金融创新,期货期权,于1982年推出。

  在过去的150多年中,CBOT的主要交易方式为公开喊价交易,即交易者在交易场内面对面的买卖期货合约。然而,为了满足全球经济增长的需求,CBOT于1994年成功地推出了第一个电子交易系统。在过去的十年中,随着电子交易使用的日益普及,交易所曾将电子交易系统数次升级。最近,在2004年1月,CBOT推出了另一个由领先的LIFFE CONNECT交易技术所支持的新的电子交易系统。

  在CBOT推出新交易系统的同时,交易所也完成了清算业务的转换。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于2004年1月开始为CBOT的所有产品提供清算及相关业务服务。CME/CBOT共同清算网将两个具有主导地位的金融机构结合起来,该清算网提高了业务、保证金和资本效率,使期货经纪商和期货产品的最终用户获益非浅。

  无论是电子交易还是公开喊价,CBOT的主要角色是为客户提供一个具有透明性及流通性的合约市场,该市场的作用为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及投资。农场主、公司、小企业所有者、金融服务提供者、国际交易机构及其它个人或机构可通过一个称作套期保值的过程来管理价格、利率、和汇率风险。套期保值是通过在期货市场持有相等但相反的头寸来对冲掉现货市场头寸的内在价格风险的操作。套期保值者利用CBOT期货市场保护其业务以避免不利的价格变动可能对其盈余造成的不利影响。

  期货市场还让全球的投机者通过解释及利用经济资料、新闻和其它信息来确定交易价格及是否以投资者身份进入市场。投机者填补套期保值者买卖价的缺口,因此使市场具有更高的流通性及成本效率。各种市场参与者均具有不同意见及接触不同市场信息,市场参与者的交易导致价格发现及提供基准价格。

  2004年,该交易所每天进行大约15亿美元的结算付款,截至2004年12月31日,它管理的抵押保证金为441亿美元,其中31亿美元是为非CME产品抵押的保证金。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现有会员2724人,其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会员625人,国际货币市场分部812人,指数及期权市场分部1287人,交易所工作人员:867人(非交易所会员)。交易所的最高理事机构是董事会,由25名董事组成,下设多个专门委员会。

  董事会官员:董事长,第一副董事长,第二董事长、秘书、司库、特别律师、执行委员会主席。

  交易下设个委员会有、农业顾问、美国灵活汇率联合体、获准的交割设施、农产品分部仲裁、金融分部仲裁、建筑改进及房地产、业务经营、黄油交易、育肥牛交易、活牛交易、票据交换所、商品代理/客 户申诉、计算机化交易重组系统、集资、教育、股票指数、执行、金融、金融期货筹划顾问、场内经纪人资格审查、场内通讯、农产品场内交易,金融期货场内交 易、场内经纪人活动监察、场内服务、外汇、林产品、黄金、黄道仙玄机论坛,利率期货、租凭、生猪、会员服务、会员资格、会员空缺分配,新合约推销、期权、许可证管理,交易池监督、猪肉制品,公共事务,餐馆及俱乐部,蒲氏耳股指交易监督,蒲氏耳股指波动限价。

  协调委员会:农产品交易筹划、设施协调、金融工具交易筹划、国际业务筹划、会员协调。

  高级职员: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业务官,执行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和研究员,高级副总裁(负责管理、财务、政府关系、法律和条例事务、销售、 业务),副总裁(负责审计、结算、商品研究和销售、申诉、货币、金融管理、金融研究、首席律师法律、政府关系、国际金融市场销售、伦敦、纽约办事处、管 理信息系统、市场监督、市场分部交易、公共事务、专项计划、战略计划)。

  CBOT目前是一个自我管理、自我监督、非盈利及非上市的为会员和个人提供服务的Delaware公司。CBOT有数种不同的会员身份,不同身份的会员可参与全部或部分在交易所挂牌交易的市场。在CBOT 3600个会员中,1400个为全权会员,全权会员可以参与交易所所有合约的交易。

  尽管CBOT董事会已向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呈交了包括初步代理声明及招股说明书的重组S-4表注册声明, 但该申请目前尚未生效,即申请还未得到最终批准。当申请得到最终批准以及上述资料分发给会员时,CBOT建议会员阅读关于重组的最终S-4表上的注册声明,包括最终代理声明和招股说明书以及其它CBOT已呈交或将呈交给SEC的文件,这些文件已含有或将含有重要的投资决定信息。当交易所得到这些文件时,会员可免费索取最终招股说明书的复印件,其它CBOT呈交的资料可从SEC官方网站上获得。该信息不构成买卖诱导建议,也不构成在某些州的卖出证券建议,这些州证券法规定在注册和资格审核前提供诱导买卖建议为不合法行为。根据修订的1933年证券法第10章(Securities Act,Section 10)的规定,证券销售除通过招股说明书进行外,不可任意销售。

  农产品:育肥牛、冷冻五花猪肉、活牛、生猪、8-20英尺不规则长度木材的期货和期权合约。 金融工具,(国际货币市场分部):澳元、加元、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日元、英镑、瑞士法郎,3个月期欧洲美元,3个月期美国政府短期国库券期货合约。

  融工具(指数和期权市场分部):澳元、加元、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日元、英镑、瑞士法郎,3个月期欧洲美元,3个月期美国政府短期国库券期货合约、S和P指数期货和期权合约。

  2006年10月17日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宣布已经就合并事宜达成最终协议,两家交易所合并成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所CME集团。

  按照该协议条款,CBOT的股票持有者将获得每股0.3006 个CME的A级普通股票,或者与之等额的现金。

  合并后的公司被称为CME集团(芝加哥交易所集团),总部设在芝加哥。合并后的公司的资产总额据估计将达到250亿美元,CME占其中的180亿美元,CBOT约占其中的70亿美元。原CME主席泰伦斯.达菲 (Terrence A. Duffy)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主席,原CBOT主席查尔斯P.凯里(Charles P.Carey)被任命为副主席,原CME首席执行官克雷格S.多诺霍(Craig S.Donohue)成为合并后交易所的首席执行官,原CBOT的首席执行官Bernard W .Dan被委派负责监管CBOT的业务直到合并完成。合并后的CME集团董事会将由29名董事组成,其中CME委派其中的20名,CBOT委派其中的9名。

  合并后的交易所交易品种将涉及利率、外汇、农业和工业品、能源以及诸如天气指数等其他衍生产品。CME表示,由两个行业内领先的公司合并为一个公司,有助于巩固其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中的成长能力。合并后的公司将成为世界上最活跃的交易所,平均每天将成交900万手合约,成交金额接近4.2万亿美元。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与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分别创立于1898年和1848年,早期均从事与农产品相关的期货交易。出于地理上的便利条件,双方的合并计划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就开始酝酿,其间共经历了 30多年。合并的努力至少有三次,但均以失败告终。

  据当事者回忆,合并道路之所以困难重重,主要由于双方企业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企业未上市前定价困难,以及历史留存的不信任因素。

  至1990年代末期,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抓住了电子交易时代对金融衍生商品交易的巨大需求这一良机,在短短的几年内,交易量连续超越纽约和伦敦,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衍生商品交易市场。

  2002年12月,商业交易所公开发行股票上市,而期货交易所也在2005年10月上市。上市为两家交易所顺利合并奠定了基础。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新闻发言人告诉本报:“两家交易所数年来都保持着稳健并富有成效的合作,2003年双方合作推出了结算业务,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开始结算所有发生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因此,今天最终合并,是期货和金融市场发展的结果,我们别无选择。”

  而芝加哥Arc Capital Management总裁Steven Petillo认为,“促成双方今天合作成功的关键因素,是因为两家交易所都是上市公司,因而使双方的市场价值透明化,任何人都可以从其股票价格、信誉分析等多元数据基础上清晰地分析出并看到其市值所在商品交易所合并前为180亿美元,期货交易所为70亿美元。可以说,愈加透明的市场环境是促成合并的第一步。”

  新集团无疑是以商业交易所为主导的。集团总裁由原商业交易所总裁克雷格多诺霍出任,董事会由29名成员组成,商交所和期交所分别占20名和9名。

  但合并成功仅是新交易集团的第一步,更多的挑战将来自整合的过程。如何留住老客户也是新集团面临的迫切问题。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新闻发言人说,“合并当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首先要取得双方股东、期货交易所会员、管理层等对一系列决策的一致意见,例如对新交易所新管理层、决策层的选举等等。然而,这只是合并过程中的一个部分。从目前的状况我们可以积极地预测,未来12-18个月之后,我们将取得预期的收益那就是,预计降低共1.25亿美元成本和劳动力总投入。”

  Steven Petillo则对整合的前景乐观。他说:“两家百年交易所,交易形式类似,人才水平相近,诸多因素决定了合并不会存在严重的文化和管理等障碍。电子交易平台的整合以及其他技术整合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可是,这些问题对任何合并来说,都是正常的。”

  “合并对双方都是有利的选择,至少现在来看是这样,商品交易所可以通过合并进入其一直薄弱的农产品期货市场、利率期货市场。比如,农产品期货中的肉类期货产品,利率期货中的外汇产品将很有可能合并后成为一个交易亮点。”Steven Petillo说,“两家交易所合并后,毫无疑问将在芝加哥乃至全美形成行业垄断地位,这样,其交易价格很可能形成一个增长趋势,对于美国交易者、欧洲交易者都是如此,所以,今后数年,对合并后交易价格、交易成本的关注可能会比较敏感,甚至会成为其成败的关键。”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新闻发言人则表示,对双方的客户来说,合并将最终降低交易成本以及交易风险。

  芝加哥毫无疑问是衍生品交易、期货交易的中心,从2005年的数字来看,全美64% 的期货交易都发生在芝加哥。两家交易所的合并更加稳固了芝加哥全美金融中心的地位,众多分析人士和咨询机构认为,合并最终会加速双方在美国以及在其他国家的发展。

  合并案公布后,欧洲各大交易所对此表示出了高度关注。分析人士认为,这必将引发欧洲大陆交易所合并的新一轮浪潮。而在亚洲,新交易集团已经表现出明显的扩张意图,且有实质性扩张举措。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已经和新加坡交易所合资组建了商品交易所,开发依托于电子交易平台的衍生商品交易。而期货交易所则分别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开拓中国衍生品市场信息交流签署过谅解备忘录,并举行了包括中国证监会与上海期货交易所官员在内的培训。

  此外,该交易所还推出了人民币期货与期权交易产品,为市场提供规避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的工具。

  “新集团会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强对欧洲和亚洲市场的合作和开拓。双方都有深厚的亚洲市场交易历史,都在新加坡开展了一年以上的电话交易中心,并且拟定了亚洲市场计划,双方都期待在不久的将来深入亚洲业务。”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发言人说。

  而Steven Petillo认为:“当合并过程在实际中真正完成以后,大力扩张新交易所亚洲市场更符合其发展逻辑。我个人认为,新交易所将对谷物期货、能源期货投入特殊的关注,尤其是在整合后的电子交易市场上。”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