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贝加尔湖是如何被俄罗斯征服的?哥萨克的狂欢蒙古人的眼泪

发布日期:2022-09-09 10:19   来源:未知   阅读:

  美丽而深蓝的贝加尔湖像一弯新月,坐落在中西伯利亚的南部,蒙古高原的北部,是世界上最深、蓄水量最大的湖泊,是中国古代的“北海”,也是苏武牧羊的地方。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匈奴、丁零、坚昆、柔然、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的乐园,与中国历史有着太多的交集。

  17世纪后,随着俄罗斯帝国越过乌拉尔山向东扩张,鄂毕河、叶尼塞河和勒拿河相继落入俄罗斯的版图。贝加尔湖地区也逐渐被哥萨克“凿空”了,贝加尔湖周边的广大民族也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刻。

  贝加尔湖周围地区水草肥美,除了南方草原那些著名的强势游牧民族外,在它的北面的广大地区,还分布着很多较小的民族。

  以唐朝为例,当时贝加尔湖北面分布着骨力干部,位置大体在安加拉河下游一带。《唐书》记载“太宗收骨利干,其地夜短,煮羊脾未熟,天即明。”意思是说,骨力干地区夏天昼长夜短十分明显,太阳落山煮羊肉,肉还没有煮熟,天就明了,说明那里的位置十分靠北。

  骨力干部与唐朝来往十分密切,唐朝在此地分别设立了瀚海都护府等机构进行管辖。后来骨力干部一部分人顺着叶尼塞河和勒拿河北迁,成为西伯利亚雅库特人的祖先,另一部分融合进布里亚特蒙古人里面。

  此外,在贝加尔湖东岸有乌桓部、拔野古部;西岸分布着都播部,也就是今天的图瓦;西北分布着结骨部,就是今天吉尔吉斯人的祖先。

  公元13世纪后,该地区全部纳入蒙古帝国版图,属于蒙古“林木中百姓”,后来逐渐被蒙古族同化。明朝中后期,蒙古逐渐分成三大部分:漠南蒙古、漠北喀尔喀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贝加尔湖周围大部分属漠北蒙古,西部属于漠西蒙古。

  17世纪初的东北亚局势正在发生着重大改变。满清强势崛起,大明朝急速衰落。1635年,清朝统一了漠南蒙古。为了自己的安全,1640年,漠北和漠西蒙古订立联盟。1644年,清军入关,很快席卷中原。

  南方乱成一团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南方,也就没人觉察到发生西伯利亚的事情。正是在这个空位期,俄罗斯帝国完成了对西伯利亚的征服。

  1581年,俄罗斯帝国派遣哥萨克越过了乌拉尔山,正式入侵西伯利亚汗国。1598年,西伯利亚汗国正式灭亡,预示着鄂毕河中下游地区落入俄国手中。

  1587年,俄罗斯帝国在额尔齐斯河下游建立托博尔斯克。1594年修筑了塔拉城。1604年,俄国修建了托木斯克。就这样,俄国凭借坚固的要塞群,一步一步从西北方向逼近贝加尔湖。

  1619年,俄军在叶尼塞河西岸修建了叶尼塞斯克,1627年又修建了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然后,俄国哥萨克不断以这两个要塞作为根据地,向周围的吉尔吉斯人征收实物税,逼得一部分吉尔吉斯人远迁中亚伊塞克湖周围地区(今外西北)。于是,哥萨克已经在北面无限接近贝加尔湖。

  1632年,哥萨克在勒拿河中游建立了重要据点雅库茨克,这里成为俄国在东北亚扩张的中心。哥萨克除了向北顺流而下直接闯进北冰洋以外,还逆流而上来到了河源附近,这里距离贝加尔湖也只有一步之遥。

  在俄罗斯人向西伯利亚扩张的狂潮中,有一个现象十分有趣:当莫斯科维金于1639年首次来到鄂霍次克海时,其他的哥萨克居然还没有抵达贝加尔湖。要知道,贝加尔湖距离莫斯科仅仅2864公里,而鄂霍次克海远在5900公里之外,哥萨克为何会舍近求远?

  俄国人的扩张为何在气候恶劣的西伯利亚东北角更为顺畅?主要原因是那里的人烟更为稀少,遇到的阻力也更小。反观在西伯利亚的南部,分布着一些人数更多、社会发展形态更高的部族,使得哥萨克的进展举步维艰。

  比如在鄂毕河的上游一带,漠西准噶尔汗国正处于鼎盛时期,它也在不遗余力地扩张领地。准噶尔骑兵在与哥萨克的对抗中,甚至大多数情况下还能取得优势。哥萨克只能在准噶尔人向其它方向扩张的间隙,依托坚固的堡垒线,一步一步地往南蚕食。

  而在叶尼塞河和勒拿河的上游,哥萨克遇到了吉尔吉斯人和另外一支蒙古人——布里亚特人。哥萨克试图对这里的土著居民收取实物税,但遭到激烈反抗。哥萨克只能故伎重施,依托重要的要塞,向南方进行缓慢而有效的侵蚀。

  早在1609年,从托木斯克方向过来的俄国人就已经开始和布里亚特人打交道。由于布里亚特人不愿屈服,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俄国人不得不退出该地。

  1619年,叶尼塞斯克建立后,俄国当局立即派人从安加拉河向上游进行探索。尽管安加拉河水流湍急,航行不便,但哥萨克们毫不畏惧,力图打通这条通道。

  1625年6月9日,叶尼塞斯克督军派遣波兹捷依·菲尔索夫和瓦西里·丘缅涅茨率领40名哥萨克出征。哥萨克沿着安加拉河往上游航行了6周,抵达通古斯人的领地。他们从通古斯人那里打探到,南边的布里亚特人与“中国”毗连,物产富饶。俄国人试图迫使通古斯人就范,但遭到袭击,伤亡惨重,不得不退了回来。

  1626年,又派出了马克西姆·别尔菲利耶夫为首的15名哥萨克,继续往南方侦察布里亚特人。一路上,他们四处抢掠毛皮,并在通古斯人的不断袭击下,终于上溯到了安加拉河上游的巨石浅滩。由于难以通行,哥萨克被迫停留了下来。

  他们在这里搜集情报,窃取到此地距离布里亚特人的地盘仅剩3天行程。那里的人们定居生活,饲养着无数的牲畜,种植大麦和荞麦,盛产各种棉布、呢绒和丝织品。更重要的是,那里盛产各种动物毛皮,白银也很多。

  这些情报,像雪片似的飞向叶尼塞斯克。俄国当局大喜过望,一支支探险队被陆续派了出去。

  1627年,别尔菲利耶夫再次率队出征。他们在伊利姆河口修建了一个寨堡,掠夺了428张上等貂皮,次等貂皮20张,皮衣3件。

  第二年,他们在返回途中,遭到300名通古斯人的袭击,被打死1人,重伤11人。别尔菲利耶夫本人双手被箭射穿,左胯骨被箭射中,狼狈逃回叶尼塞斯克。

  1628年,彼得·别凯托夫率领30名哥萨克进犯安加拉河。他们窜到一个捕鱼场,修筑了雷宾斯克。他们用火枪火炮击退了通古斯人,还捕捉了人质。然后,哥萨克达到奥卡河口,第一次成功地向布里亚特人强收了实物税。第二年,哥萨克携带大量的战利品胜利的返回叶尼塞斯克。

  1630年,别尔菲尔耶夫再度出征。他率领30人,在奥卡河口下方修建了著名的布拉茨克。

  当时向贝加尔湖方向扩张的哥萨克不仅仅来自叶尼塞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督军也派出了人马。1629年2月,哥萨克五十人长阿芬卡·普吉麦茨和十人长伊凡什卡·奥别德宁、以及翻译官马克西姆·伊凡诺夫被派往布里亚特地区。但这次出征由于通古斯人不予配合,结果半途而废。

  1634年,五十人长瓦西里·杜纳耶夫率领60人来到布拉茨克。布里亚特人对这批入侵者迎头痛击,一共消灭了52名哥萨克,连同头目杜纳耶夫也被击毙,最后布拉茨克付之一炬。

  杜纳耶夫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了叶尼塞斯克,令督军大为光火,立即决定进行残酷无情的报复。

  1635年,尼古拉·拉杜达科夫斯基率领100人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前去。一路上,哥萨克到处烧杀抢掠,摧毁了布里亚特人的毡房,抓捕大量的人质。该年夏天,俄罗斯人在奥卡河口重建了布拉茨克。

  俄罗斯人除了从上述两个方向入侵布里亚特地区以外,还从勒拿河上源方向逼近该地区。

  1638年,别尔菲利耶夫率领一支36人的哥萨克,来到勒拿河上游右边的一条大支流维季姆河。在维季姆河的上游,河水湍急难行,哥萨克就用纤绳拉着小船溯流而上。

  当年冬天,哥萨克在修建的冬营地过冬。夏天,队伍来到维季姆河左边的支流。这样一来,别尔菲利耶夫一行人已经探查了维季姆河1000公里的地段,历史上首次穿越了斯塔诺夫高地,来到了维季姆高原。

  别尔菲利耶夫从当地的埃文基人那里搜集到了有关石勒喀河的情报:在那条富饶的河流沿岸,有很多铜矿和银矿,那里居住着达斡尔人;从矿场往下游行驶5到6天,可以抵达一条大河(黑龙江),这条河一直延伸到无边无际的大海……

  别尔菲利耶夫是第一批来到黑龙江流域的俄罗斯人,在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不虚此行,后来他把这次重要的探险活动绘制了一本详细的地图。在未来的200年时间里,俄罗斯人一直在使用该地图。

  1641年,雅库茨克督军派遣军役贵族瓦西里·弗拉西耶夫出征。他们乘坐雪橇往南行驶了20多天,到达库连加河流域的布里亚特人村落。哥萨克进行了袭击,打死30多人,抓捕老人和妇幼38人,但酋长誓死不降。哥萨克一怒之下,烧死包括酋长儿子在内的人质,捣毁村落,扬长而去。

  后来,弗拉西耶夫一伙人在勒拿河东岸建立了上林斯克。在那里过冬的哥萨克,从布里亚特人的口中获知了有关贝加尔湖的情报。哥萨克按照当地埃文基人的叫法,把贝加尔湖称为“拉马”,也就是大水和海的意思。

  就这样,哥萨克经过持续不断的努力,已经查明勒拿河的源头就在靠近贝加尔湖不远的位置。哥萨克只需要最后一个冲刺,就能大功告成。那么,谁又能完成首功呢?

  1640年,哥萨克康德拉季·米雅欣率领一支队伍来到了勒拿河上游。他行驶到勒拿河上游右边的一条支流基廉加河,然后抵达基廉加河的中上游地区。

  10月份,米雅欣骑鹿穿越了勒拿—安加拉高原,并向那里的埃文基人收取了实物税。

  1641年初,米雅欣来到基廉加河的源头,并成功收取了实物税。他还详细勘察了贝加尔湖北面的山脉——滨海山脉和贝加尔山脉。

  1643年,又一支74人的哥萨克队伍从雅库茨克出发了,领导者是五十人长古尔巴特·伊凡诺夫。他从前人开辟的道路往南进发,他先来到勒拿河上游,然后进入基廉加河。在基廉加河上游,当船只不能通行后,哥萨克们舍舟上岸,穿越山脉。

  7月,伊凡诺夫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贝加尔湖西岸。哥萨克们被贝加尔湖壮丽的自然风光震惊了,澄净的湖水、成群的野鸟、郁闭的森林、各种各样的鱼类和海兽……俄罗斯人认为这简直就是上帝赐予俄罗斯的宝地。

  伊凡诺夫一行人又来到了贝加尔湖中央的奥利洪岛,遭到布里亚特人的阻击,但哥萨克使用火枪火炮轻易而举的就击溃了他们。

  留守下来的人沿着贝加尔湖岸边往南搜索,结果找到了安加拉河河口,在那里修筑了冬营地。后来他们又来到巴尔古津河,并建立了据点。在这里,哥萨克遭到布里亚特人的痛击,除去2人逃回布拉茨克外,其余人全被歼灭。

  之后,又有一系列人来到了贝加尔湖。他们在周围修筑了很多要塞。俄国人依托这些要塞,四处出击,搜刮毛皮,与土著民不断爆发激烈的冲突。直到1652年后,布里亚特人的反抗才渐渐平息。

  俄罗斯帝国兼并贝加尔湖地区,除了遭到当地土著,尤其是布里亚特蒙古人的激烈反抗外,几乎没有遇到外部阻力。当时的清军正在忙着入关,西边的准噶尔汗国正在收拾哈萨克,漠北蒙古也是自顾不暇,没有精力管自己的布里亚特同胞。于是,俄国人就把生米做成熟饭,依托环环相扣的堡垒群,逐步把占领地区消化殆尽。

  几十年后,等到大清帝国把江山稳固下来,回首遥望边疆时,俄罗斯已经在此地盘踞了半个世纪之久,再想拿回来,谈何容易。历史,其实和个人的命运差不多,存在着很大的偶然性,一旦失去了,可能就永远失去了……(未完待续)

Power by DedeCms